搜索

教育写作促进我的专业成长

发表时间:2018-07-08 14:40

教育写作促进我的专业成长

曹  诚

一、教育写作促进了我的教学反思

教师的写作不同于作家的文学创作。一般而言,人们将教师撰写的与教育教学相关的文章,称为教育写作。

从教32年来,教育写作一直助力着我的专业成长。1986年,我走上了高中语文教师岗位。当时,除了备课、上课就是打篮球或羽毛球,根本没有心思顾及自身的专业成长。直到1990年的一天上午,我偶然遇见四川省特级教师俞安国(原崇州市教师进修学校退休教师),他的一句话我记忆犹新——教师在课余要写点教学文章,不然是走不远的。接着,给我讲了“一堆”道理和他的经验。从此,我的教育教学生活中就多了一件事——写教学文章。直到1992年我的《浅谈我的单元教学“六步法”》发表在浙江的杂志《教学月刊》上,加上当年又被评为成都市优秀班主任,这让我备受鼓舞,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努力的方向。以前,我觉得一下课就万事大吉。自从爱上教育写作后,每堂课后,我总会将自己的课堂“复盘”,将所思所想所得记录下一两句,到期中或期末再汇总成一篇全面审视自己教育教学的“教后记”(总结),有空闲时,我会选择有意义的教育事件或细节进行润色,改写成一篇篇教育教学文章。由此,教育写作同时反过来促进了我教学水平的提高。比如,1994年我准备讲《林黛玉进贾府》,发现以往常用的概括式课堂导入方法效果不理想。我想,《林黛玉进贾府》这样的经典名篇,可否借用1987年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主题曲或插曲《枉凝眉》等,采用情景式方法导入?经过认真斟酌,我在课前3分钟就用录音机播放《枉凝眉》,一上课学生就沉浸在那舒缓悠远而略带悲凉的乐曲中。这种氛围更容易让学生进入到悲剧的情境里,在这样的气氛中理解林黛玉、贾宝玉的人生故事学生觉得轻松多了。

后来,我将本节课采用的导入方法所产生的效果,结合我阅读《红楼梦》的点点感受写成文章《浅谈阅读理解中的“意逆”》发表在《中学语文教学》上。我由此在课堂教学中有针对性地不断采用不同的教学方法,并对这些教学方法进行比对探讨,结合我的现代文阅读教学实践、体会,写成教学文章《阅读成功的关键在于良好的思维品质》发表在广西的杂志《中学文科》上。


二、教育写作促进了我的教学创新

教育写作对我的专业成长有莫大的帮助,我相信爱写作的教师也爱创新。因为,写作的过程也是思想形成的过程,有些看似成体系的东西,没有写出来之前其实还只是念头,是散乱、无序、零星的碎片,梳理整合这些素材的过程其实也是构建或重塑自己教育思想的过程。

上世纪90年代,从当时人们对语文教学的普遍追求来看,测试是教学的起点和终点。应试教育也好,素质教育也罢,最终的成果都是要通过学生的测试成绩来体现。而当时我所在的农村中学不仅信息落后,硬件设施也差,不仅没有教辅资料,就连教师自己编写的练习,除了要自己用钢板刻写外,还要节约纸张(学校要限制印数)。可喜的是,学校图书馆订了三种语文杂志,《中学语文教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教学月刊》,这三种杂志成了我每期必看的“宝贝”。每当看到上面发表的套题或专项练习,我都会反复研读,学习、借鉴、模仿,久而久之,我就学着命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基本上是两个星期拟一套综合试卷,后来在《教学月刊》《中学文科》《语文周报》等上面发表了几套,还参与几种高考复习用书的编写。这些经历丰富了我的命题经验,提升了我的语言感知力,强化了我的问题意识。反馈到课堂教学设计上就是目标更明确,重难点的把握更精准,过程更简洁流畅。

说实在的,从我的第一篇文章发表至今,我实际所写的文章是已发表文章的十倍以上,有很多文章投出去不久就被退回来了或了无音讯。当我在某书某报刊杂志上看到和我的想法、体会相似的文章时,往往觉得心有戚戚焉。可通过比较与反思,我发现,别人的文章确实有创意,何况我自己的教学本身缺乏创意,以此为基础写出的文章,自然也是老生常谈。看来,要写出好文章,首先得从改进自己的教学开始,而要创新又必须进行大量的阅读积累。于是,阅读——笔记——思考——教学——写作——再阅读,这个周而复始的过程逐渐成为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过程。

教育写作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桥梁。通过阅读和写作,我们就能以新的角度去审视自己的教育教学,反过来,又会以探索创新过程中获得的实践经验去丰富自己的理论。

我的文章《试谈多元智能理论与语文教学的整合》就是读了(美)霍华德.加德纳《多元智能》(新华出版社2003年第二版)并结合教育教学实践写成的。我的课题《高中新课程改革背景下,教师教学决策水平实证研究》就是读了宋德云编著的《教师教学决策》(重庆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后提出并经过三年的大量实践研究完成的。可见,通过教育写作能不断提高自己的书面表达能力,能极大地促进教师口头表达能力的提高,从而提升自己的教育教学科研水平。


三、教育写作给了我应有的职业尊严

前不久,我在校内上了一节研究课,又上《林黛玉进贾府》。课上,我直接入题,请学生思考并回答:1、请讲讲文章题目隐含的信息;2、请解释“宝玉摔玉”一段中的词语“劳什子”的作用。这两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仔细倾听学生的回答,便可知道学生在预习时是否读懂了课文。第一个问题采用的是导入式提问,可以看出学生是否掌握了课文(节选)写作的角度、林黛玉身处的环境及其性格形成的原因等信息,第二个问题采用的是引发式提问,可以看出贾宝玉思想性格中的叛逆、要求平等的意识;并不简单,两个问题都可能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教学效果。课后,我这个与众不同的导入,引发了不少听课老师的争论。有老师说:“你提出的这两个问题没什么难处,也没多大意思。”可听我入理入心的解说后,觉得豁然开朗,心悦诚服。我们课堂提问的目的决不是为了难住学生更不能为难学生,而是为了紧扣课堂教学主题,浅浅的点拨、启发、诱导学生,从而产生师生、生生的思想碰撞,真正起到“不悱不发”的效果。当然,从教育教学实践中我深刻地体会到我们的教学设计不应源自教师的主观,而应依据来自学生的问题。好课堂的美,不是完美,而是缺陷美。

这堂课也得益于我长期坚持研读教材,长期坚持每堂课必须“另起炉灶”不“炒冷饭”,长期坚持教育写作,才有这种说服人的胆识和底气。可以这样说,教育写作使我步入了专业成长的快车道,1998年评上高级教师,2000年评为成都市学科带头人,后来评为成都市特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

回顾我的专业成长,我想说:写下来,就是脚印;连起来,便是教育人生。我常常想,教师如果也能像医生积累医疗案例一样,不断积累“临课案例”,对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进行记录、反思、研究,必将极大地推动自身的专业成长。因为,教育写作和教育研究与教学实践是互相促进的。教育写作帮助我“凝固”了教育智慧,使之容易推广、复制,从而让更多的人受益。同时,也可激发自己的成就感、自豪感,让自己充分享受应有的职业尊严。

作者单位:成都树德怀远中学

(责任编辑:顾  颉)


成都市教育局《成都求学》编辑部

成都市教育局《成都教育》编辑部

办公室:028-85257351

联系人:15680000500(贾页强)      13608041368(胡刚)